扫描或点击二维码
进入手机版网站

切换背景色:
切换文字颜色:
切换字体大小: 14 16 18 20 22 24

第十七章:家里的花花草草

现在阳台空空荡荡的,也没见被取名小茶的那颗毛峰茶树。

安歆从房间探出头来,对戚妈说道,“妈,你把小茶放在哪了啊?”

戚妈坐在沙发上盘算着家里还有多少粮食,他们两个早就退休了,拿着退休金过日子。

家里的存款都是要留给安歆两姐妹的。

听到安歆的话,她这才想起来,“你那颗茶树,一个星期前,小区大清扫,说是长的太高的植物都要被清出小区,说是有安全隐患。

我问了一下,小区清出去的植物,都被运送到了长云附近的那个盐湖边上种着去了。”

安歆心想,什么隐患,要把这些高大的植物都清了,那为什么小区里面种植的绿化带那里的大树不清,偏偏就清他们家养的。

奇奇怪怪的。

安歆问过以后,也就算了,想着等以后能去盐湖再去找一下那颗茶树,毕竟是原主的心头好,就这样不见了,感觉也不好。

还有个三四天,末世就会真正的来临。

安歆把房间整理了一下,床单被套什么的都给套上去,弄好了,才出来。

走到客厅,把行李箱拖进房间放好,然后又出来。

安爸已经把那罐头吃了,两夫妻都坐在沙发上,拿了一个本子,把家里有的物资都给写出来。

矿泉水,存130箱。

桶装水,存10桶。

卫生纸,储存柜存了一柜子,大约200卷卷纸,200包抽纸。

盐,五箱。

大米,存10袋,10公斤一袋。

黄小米,存10袋,5公斤一袋。

绿豆,红豆,黄豆,黑豆,各一袋,5公斤。

薏米,红枣,枸杞,黑米,紫米,各一袋,5公斤。

三七粉2斤,天麻粉2斤,当归2斤。

家用感冒药,退烧药,消炎药,腹泻药,创口贴等各十大盒。

……

基本上一些家用的东西,日用品之类的,都存了不少,吃的喝的也不少。

至于零食什么的,虽然安歆安薏不在家,戚妈也买了她们平常吃的小蛋糕,面包,海带丝,海苔,肉松饼,鹌鹑蛋等等零食放在客厅的储物柜里。

储物柜都是满的,家里大大小小的抽屉,柜子都基本上放满了各种东西。

但是,安薏瞧了瞧那个单子,基本生活要用的食物倒是都齐了。

她倒是没想到,戚妈两人这么能干,本来还想着回来之后要怎么劝他们两个屯点东西。

这下都不用她说了,齐了,但是,还差了一项,衣物。

家里因为有两个女孩子,所以棉被什么的是够够的,三四床收在柜子里,四件套那些也存了个七八套。

近些年来,流行蚕丝被,冰丝被,那些被子轻薄但是保暖。

这些每个房间里也放了三四床在上头柜子里收着,也是现在的天气太热了,戚妈她虽然多买了夏天盖的被子。

但是冬天,因为有暖气空调,所以以前的棉被大多不怎么使用了,但也不能忽略掉这一项。

还有大衣这些,戚妈他们两个也没有买些当季新出的衣物,穿的衣服也多是去年前年的款。

这不行,衣服这些消耗品,更要多备些。

安歆提出了一家人出去一趟,买点衣服,现在市面上只有夏季的衣服,但是L城城郊那边有几个专门做衣物的工厂。

工厂不仅有夏季的衣服料子,冬季的也有,而且款式也多,还能去定做棉被。

这地方安歆没去过,但是安爸他们两个在L城呆了几十年了,肯定是熟门熟路的。

出门一趟,安歆想着她跟在他们身边,也放心一些。

现在不说丧尸还没出现,就算出现了,也不过送菜而已,她完全可以应付得了,保护二老也不在话下。

但是,这话一说出口,便遭到了安爸的强烈反对。

这几天都是他出去打听安薏的消息,再加上买物资,他是跑出跑进的,这外面的情况他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外面的大部分店面都基本上关门了,大家都想着屯点东西放家里,也就那些大超市,大商场才开着。

而他这几天出门,时不时就有人倒在地上,原本一开始还有警察救护车过来把人带走,这几天,除非是有家人,不然那人倒在地上都没人去理。

要么就是保安那些人,带着口罩手套,把人挪到看不到的小巷去,然后贴个条子到巷口,说明这里有个人,家里人要是来了,就快些来领,不然就拉到火葬场去了。

再后来,一些广场,就专门放那些无人认领,而且像是已经高烧休克的人。

安爸买东西都尽量避过那些人多的地方,出门一定要多带几个手套口罩,帽子也得带。

大热天的他都不敢穿短袖出门,生怕流感透过皮肤传染到他身上。

原本也是个知识分子的他,现在也越来越相信那些没有根据的事情了。

大家私底下都有传言,说这是末世快来了,那些倒地的人,以后都会变成丧尸。

他们这些好好的人,只能多存点东西到家里,把门窗看好,守着家,等这个末世过了就好了。

至于他的大女儿安薏,他找了问了,也去求了别人,钱也花出去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,那些放人的广场,他也去看了,没有。

他渐渐地绝望了,不再去找,小女儿的消息说在长云,还好好的,总会回家的,家里还有老伴在,他不能表现出来,让自己老伴也不得安生。

安歆好说歹说,安爸就是不同意,戚妈这些天每天都烧艾叶水,让安爸回来就洗澡,驱驱邪。

因为安歆回来,这一项每日必备的程序还没进行,幸好戚妈每次多烧了很多,她赶紧催着两父女各自去用艾叶水洗个澡。

戚妈在安歆父女俩去洗澡的时候,等着把他们的衣服收了,用剩下的艾叶水分别洗了,晾到客厅的阳台上,又继续烧了一锅。

她照常给阳台上的花草浇水,她也没养多少,就养了两株赵粉牡丹,阳台两边各放一盆,也养了七八年了。

还养了一株春兰,这三株花算比较大的,但是还是没有安歆房间阳台上原本养的那颗茶树那么大。

那颗茶树也养了近15年了,加上花盆也才一米三多一点。

牡丹各兰花旁边都放了两个小架子,原本是养了各种多肉的,但是陆陆续续的都死掉了,就剩了一盆小白鸟。

这几天天家里养的绿萝也不知怎么的,都发黄枯死了,戚妈把枯死的根系都拿出去扔掉了,把花盆都堆在阳台那些架子上。

这些天来,牡丹和兰花看起来倒是不错,叶子都翠绿了,本来之前不管开花还是怎么的,叶子都有一点点的卷带一点黄,现在倒是状态好极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