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描或点击二维码
进入手机版网站

切换背景色:
切换文字颜色:
切换字体大小: 14 16 18 20 22 24

第十六章:奇怪的罐头

要是说之前对于这些罐头的猜测是空穴来风,那么,安歆在拿到罐头的那一刻。

原本就五感就提升不少,而且是练气小号的安歆,便真的觉得不对劲了。

这个罐头,不仅不是变质有毒的,而且带有一丝丝的灵气,封在箱子里看不出来,一拿在手里,那感觉就很明显了。

现在这种灵气复苏的时机,世间万物都在被灵气进行微弱的改造,但是在改造途中,谁也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是被病毒感染,灵气加速变成丧尸化动物。

还是单纯被灵气改造,变成灵兽。

还有一种,便是可以被现在的人类入食的。

灵气只会滋养它们的血肉,但那种微弱的改造只会让它们变得更加美味可口。

当然,这些也可以被称为灵兽,只不过这个在于身,真正的灵兽是,从骨肉到血脉。

而,这些被制成罐头的肉类,确实是猪这种生物。

但这种流感频发日渐严重的时候,谁会这么好心,大肆售卖这些灵食?

问安爸他们两个也只是说陈姨他们推荐的,她查看过也并无异样,暂且先放下这档事。

是人是鬼,总会出现的。

安歆打开了那个罐头,安爸还以为是她要吃,却见她闻了闻,又用手去摸了一下。

他心里觉得这孩子出去一趟,是变成野孩子了吗?

怎么这样不讲卫生,要吃便吃,一个劲的装着那馋样干嘛。

他一个慈父,还能不让她吃东西了?

安爸看着安歆,只觉得她瘦了不少,之前脸上还有点肉嘟嘟的感觉,身形也没现在这么匀称。

出去了这段时间,看来也吃了不少苦,回来还知道关心一下吃的东西好不好。

比起之前那个天真的小姑娘,现在真的长大了不少了。

安歆回来给安爸的第一印象,就是饿着了,还饿瘦了,把安爸二十二年来辛苦的喂养出来的肉给饿的少了一半。

真是罪大恶极。

她想着这罐头含有一丝微弱的灵气,就想把这罐头给戚妈他们两吃,她自己可以修炼,也不差这点灵气。

这个灵食人吃进去,那丝灵气便会进入那人的身体,一丝一丝的积攒起来,身体素质会慢慢的往好的方向进行改造。

比这个大世界灵气复苏改造来的好,这个是针对自身,而整个灵气复苏是针对整个世界。

对于人类来说,特别是这些还未曾觉醒,无法修炼的人类来说,真正能够润养身体的,还是得吃进去的灵气来的实在。

外界的灵气,除非你觉醒灵根,能够主动吸收灵气来有意识的去润养自己的身体。

否则,这大环境的灵气复苏,一视同仁,你无法主动去吸收灵气,只能被动等着它来改造你,还是先从皮肉开始改造。

美味可口的人类血肉,最能吸引丧尸还有那些迫切需要血食的变异生物了。

将灵气吸入身体内,缓慢进行润养改造,首先激发的便是灵根,到时候即便是一个散发香味的人形大烤肉,有了自保能力,也不怕它们了。

“爸,我回来的时候吃过饭了,不饿,我就是看看这罐头好不好,你们吃吧,我去把房间整理一下。”

安歆放下罐头便快步走进了她的房间,安爸买的这房子,是四室两厅一厨三卫。

并着每个房间都有一个阳台,只不过主卧的阳台大一些。

客厅也有一个阳台,是专门作为晾晒衣物使用的,戚妈还在阳台两头都种了花草。

家里倒是养了一只动物,是安歆的姐姐安薏养的一只狸花猫,现在猫笼还在客厅,但是猫却不见了。

卫生间,入门靠客厅有一个,且连着一间房,那间房没人居住,平常就被戚妈使用下柜子放点衣物。

另外两个,一个连主卧,一个连着两间次卧。

安爸买这房子,看中的就是除了主卧,可以被叫做次卧的两间房,中间便是一个大的卫生间,但是两个房间的阳台则是分开的,互不影响。

次卧两间房是安歆和安薏分别居住,安歆住的是边上的那间,她不想住在中间,虽然隔音效果好,但是夹在中间干嘛。

反正她最小,也没什么。

安歆的房间,被戚妈打扫的干干净净,只是能落脚的地,都被放满了矿泉水。

安歆把这些矿泉水挪了一部分进仓库,再把靠近阳台门的矿泉水,都搬到墙壁那里码着,一排接一排码的高高的,只留下一个足够进出的过道。

觉得挤了点,安歆便又收了一些进仓库,好不容易把阳台门那边的空地清出来。

原本安歆房间的阳台是种了她最喜欢的一颗茶树的,买的时候说是毛峰,能够长很大,茶叶也很好。

安歆那时候也才七岁,安薏比安歆也才大了三岁,安爸在一个周末带着她们姐俩去花鸟市场玩。

去了花鸟市场,刚开始还好,走到了一个卖猫的小摊。

安薏就抱着那摊上用绳子绑着脚,放在外面的那只两个月大的狸花猫不撒手。

而安歆站在隔壁那个卖茶树的老板摊前,盯着那颗茶树看。

安爸没办法,买了那只狸花猫,那时候的猫不值钱,特别是这种自家的狸花。

但是既然弄到了城里的花鸟市场来卖,肯定是比在自家五块十块就抱走的价钱不一样。

安爸买那只狸花花了二十五,还是讲了价,原本要三十。

至于安歆看中的那颗茶树,安爸是真的不想买。

先不说品种的问题,一眼看上去那小小的一棵树就有了雏形。

一看就是能够长很高很大的,他们家没地方养啊。

哪有那么大的花盆给那颗茶树住着。

任那老板把那颗茶树夸的天花乱坠,安爸也不松口。

安歆开始盯着,后来就哭,抱着那个茶树哭,一滴一滴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掉,滴在了那颗据说品种是毛峰的茶树的叶子上。

眼泪顺着叶子往下滑,流过枝叶主干,掉进了泥土,碰到了它的根系。

安爸看着女儿这样,心里也不好受,安歆从小就不比她姐姐安薏活泼闹人,平常也不会很想要一个东西。

那老板也是看着一个小姑娘哭的声嘶力竭的,这颗茶树其实就是他回老家在黄山山脚下随便挖的一颗茶树。

也不过三十厘米高一点的茶树,应该是被鸟不小心带下去的种子。

那附近就那一颗茶树,旁边都是一些灌木花草,就那茶树还看着值钱,就挖了回来。

安爸花了六十六块把这茶树带回家,安歆就破涕为笑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 ]